• 当前位置:
  • 慈恩资讯
  • >
  • 音乐
  • >
  • 宝马博彩公司网站·金庸笔下的明教其实是三教合一|文史宴
宝马博彩公司网站·金庸笔下的明教其实是三教合一|文史宴
2019-12-27 21:01:26
慈恩资讯 慈恩资讯

宝马博彩公司网站·金庸笔下的明教其实是三教合一|文史宴

宝马博彩公司网站,《倚天屠龙记》中,金庸先生将明教双使四王写得穷形尽相、深入人心,行文中对明教的历史和教义也多有涉及。

然而,金庸先生在谈明教教义时,经常会与祆教(拜火教)的教义混淆,在谈明教历史时,又会把伊斯兰教的部分历史算在明教头上,对此有必要加以厘清。

现在,大司马将《倚天屠龙记》中有关明教的内容条分缕析,看看属于伊斯兰教、祆教、明教的分别是哪些内容,顺便简要介绍一下三教的历史。

山中老人与暗杀团——伊斯兰教

小说中,关于山中老人霍山、依斯美良派暗杀团等内容,来自伊斯兰教什叶派的一个支派——亦思马因派,跟历史上的明教一毛线关系也没有。

金庸说霍山是波斯明教的创始人,更是毫无根据,差不多把明教创立的历史往后推了上千年,而明教真正的创始人摩尼更是直接被一笔抹杀了。

下面我们来扒一扒霍山。

7世纪初,穆罕默德建立伊斯兰教,统一阿拉伯半岛。接下来的四大哈里发时代(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阿拉伯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征服,一手持弯刀,一手持古兰经,让伊斯兰教迅速风靡世界。

阿拉伯大征服路线图

其时罗马帝国(东帝国、拜占庭帝国)与波斯萨珊王朝乒乒乓乓打了四百年,双方都杀得两败俱伤、精疲力尽,阿拉伯乘势而起。

636年雅穆克河之战,阿拉伯名将哈立德大破罗马大军,杀罗马皇帝希拉克略之弟提利,随即夺取罗马帝国的叙利亚、埃及等膏腴之地,幸亏罗马都城君士坦丁堡是举世闻名的坚城,海战中又使用了秘密武器希腊火,消灭阿拉伯海军,罗马帝国才避免灭顶之灾,得以苟延残喘。

波斯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637年卡迪西亚之战,阿拉伯名将赛义德大破波斯军最后的精锐,波斯名相鲁斯塔姆、名将巴赫曼阵亡,护佑萨珊历代先王出战的卡维战旗也被阿拉伯人毁掉。接下来阿拉伯人势如破竹,攻陷波斯都城泰西封,一鼓作气消灭波斯萨珊王朝。

沙普尔一世背后的卡维战旗

波斯虽然彻底沦陷于阿拉伯人的铁蹄之下,主流宗教也被迫从祆教改为伊斯兰教,但毕竟是文化高度发达的地区,对阿拉伯这些蛮子暴发户不大瞧得上。

正好四大哈里发时代末期,正统哈里发阿里与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爆发权位之争,最终穆阿维叶上位,建立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白衣大食),而阿里遇刺身亡。

波斯人趁机提出只承认阿里的后裔为穆斯林领袖(伊玛目),不承认自封的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创立了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与主流的逊尼派针锋相对。

什叶派实际上是波斯人“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产物,因而从成立之日起就大遭镇压和迫害,即使帮助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推翻倭马亚王朝后也一样,而其内部也分化为较温和的塞德派与较激进的伊玛目派。

伊玛目派里又产生了更激进的十二伊玛目派,连四大哈里发里的三个都不认,只认穆罕默德和阿里。十二伊玛目派里又因为第六代伊玛目的继承问题,分出了亦思马因派(追随第六代哈里发长子亦思马因的派系)。

亦思马因派即是金庸在小说里描写的“依斯美良派”,这个派系作为伊斯兰教异端中的异端,备受压迫和歧视,不得不转入叙利亚地下活动。不过到909年,他们在北非布局成功,在突尼斯建立了法蒂玛王朝(绿衣大食),后来还征服了埃及。

亦思马因派既已时来运转,自然要扩大教区,法蒂玛王朝的哈里发秘密派人去具有什叶派传统的波斯传教,所以亦思马因派在波斯也获得发展。

山中老人霍山(一般译为哈桑·本·萨巴赫,hasan. b. sabbah)就是亦思马因派在波斯的一个教长,他率领教众夺取了塞尔柱王朝里海南部的山区,在险要处建起一百多座城堡,建立了一个神秘、封闭的宗教王国。

山中老人哈桑

虽然亦斯马因派有了根据地,但法蒂玛王朝很快衰落,在埃及以外的地区,亦思马因派依然是备受迫害的少数派。为了争取生存空间,山中老人哈桑开始训练刺客,刺杀对亦思马因派怀有敌意的各国政要,金庸据此把山中老人描写成一个武林高手:

他(山中老人霍山)于未曾创教立派之时,惯常在波斯沙漠中打劫行商,见有商队远远行来,便坐地捶胸,呼天抢地的哭号,众行商自必过去探问。他突然间踢起飞沙,迷住众商眼目,立即长刀疾刺,顷刻间使数十行商血染黄沙,尸横大漠,实是一招极阴毒的手法。

但实际上,山中老人哈桑是一个宗教学者,虽然思想比较极端,作风比较凶悍,但并不会武功。不过,他训练刺客的方法倒是和《倚天屠龙记》里描写的一样:

先把刺客麻翻,送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去,土地上流着奶和蜜,还有七十二个处女之类的随便玩,一周以后又麻翻了送出来,告诉他你刚才去了天堂,只要你为社团努力刺杀,不怕牺牲,死了以后就可以进天堂,爽吧。

这一下刺客们荷尔蒙爆表,眼睛发绿,简直视死如归,以死为乐,这样的刺客有谁挡得住?塞尔柱帝国、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都曾经派兵来征剿,结果统兵将帅全部被刺客做掉,不得不撤兵。

刺客信条

因为酿造麻醉药酒的草叫做阿萨辛,亦思马因派里的这个极端派别被称为阿萨辛派,里海南岸的这个政权则被称为木剌夷(迷途者)。

山中老人死后,木剌夷国指挥下的阿萨辛刺客更加彪悍,杀过塞尔柱帝国的宰相,杀过两任阿拔斯王朝哈里发,让哈里发不敢在公众场合露面,还差点杀掉伊斯兰教的大英雄萨拉丁,基本上是看谁不爽就杀,有人给钱也杀,各国政要被干掉的不计其数,对阿萨辛简直是谈虎色变,闻风丧胆。

不过可能是阿萨辛横行的时间太久,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杀出了瘾,他们甚至派出四百人的超强刺客团去刺杀蒙古大汗蒙哥,虽然没杀成,但成功的惹毛了蒙哥。

这时的蒙古帝国版图西到东欧,东到华北,囊括欧亚,威凌世界。世界各国都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战战兢兢的时候,阿萨辛居然敢迎难而上,挑战地狱难度,刺杀蒙古大汗,不愧是拥有刺客信条的极品刺客。

蒙哥这时即位不久,正愁没有战功令人心服,于是便派六弟旭烈兀率十五万大军西征,第一个目的就是阿萨辛刺客的老巢木剌夷国。

旭烈兀也如临大敌,据说睡觉都穿着全副铠甲,开进木剌夷国后,直扑其总部鹫巢。鹫巢虽然建在山顶上,易守难攻,但这次西征军中配备了汉人的炮手、弩手和喷火兵,使蒙古兵攻城也变得犀利起来,鹫巢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木剌夷国的总部鹫巢

末代国主鲁克赖丁·库沙只好开城投降,其他一百多个城堡也跟着投降,但这个暗杀组织凶名赫赫,实在太令人生畏,好在蒙古人处理事情的办法很简单,把六万亦思马因派信徒斩尽杀绝,根绝后患,鲁克赖丁·库沙不久也被干掉。

凶横一时的阿萨辛刺杀组织至此覆灭,这时忽必烈连元朝都还没建立,到元末明初,这个组织更是连影子都没了,自然不会跟当时的明教产生任何联系。

圣火与圣火令——祆教(拜火教)

小说中,关于圣火、圣火令等内容,来自于祆教(又称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虽然明教可以说是受祆(xiān)教的影响产生的,但两者并不是一回事,是两个不同的宗教,下面我们来说说祆教这个极古老的宗教。

操印欧语系的古伊朗-印度人原本居住在南俄草原,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迁居到中亚,过着带有游牧性质的生活,他们原有一套神话体系和世界生成观。

后来他们分为两支,一部分在公元前14世纪南进征服了印度,即印度-雅利安人,与印度当地的达罗毗荼人融合,产生了吠陀文化和婆罗门教,后来又催生了佛教、印度教。一部分人西进至东伊朗地区,即伊朗-雅利安人,在公元前几百年到一千多年之间出现了先知苏鲁支(又译琐罗亚斯德),创立了祆教。

祆教标志

祆教认为世界长期处于光明神阿胡拉·玛兹达和黑暗神安格拉·曼纽的战争之中,虽然最终光明神会获胜,但在战斗的过程中,人类有义务帮助光明神,抑制恶神,这样才能通过最终的审判日的火判,进入光明的理想国度。这是一种善恶二元对立的宗教观。

基于光明黑暗的对立,祆教有以下教义:

光明神阿胡拉·玛兹达是最高的神、世界的主宰;火是通往光明的媒介,所以要崇拜火,建立专门的火庙、火祠;尸体跟幽冥界有联系,十分不洁,所以绝对不能碰,要由专门的受歧视的“不净人”抬到高处的寂没之塔,让阳光带走灵魂,尸体则任其腐烂或被鸟兽啄食;人要用善言、善思、善行来驱赶灵魂中恶神带来的恶念。

祆教的葬所——寂没之塔

此外,一些民族习俗也被固定在教义中,比如因为牛对半耕半牧民族的重要性,祆教认为原人诞生前有原牛,祭祀时要使用牛尿;又如游牧族较晚解体的族内婚,被祆教称为血亲圣婚,鼓励近亲结婚。

ps:卖点节操,这里的近亲,并不止是大家通常所认为的兄妹,还包括母子、父女,中国的祆教徒也玩过,西安出土的汉、巴列维双语《唐苏谅妻马氏墓志》中,汉语部分倒还不敢太惊世骇俗,巴列维语部分则明说了马氏是苏谅的女儿,但目前这个优良传统貌似已经转移到了岛国,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研究一下。

到这里,我们可以谈谈祆教跟明教教义的不同,以及圣火令的来路了。

明教虽然也崇拜光明,火也是受尊崇的五明子(气、风、明、水、火)之一,但是并没有单独强调对火的崇拜,也没有专门供奉圣火的火庙;祆教则极度重视火,火庙里的圣火终年不灭,教徒要在固定的时间对其礼拜如仪。所以小说中的圣火令和”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的歌谣,只能是来自祆教,而不是明教。

后来,西伊朗的米底人、波斯人都皈依了祆教,居鲁士大帝建立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波斯帝国后,更是奉祆教为国教,祆教获得快速发展,居鲁士的儿子冈比西斯就娶了自己的两个姐妹,后来的阿尔塔薛西斯二世则娶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血亲圣婚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居鲁士大帝建立的波斯第一帝国是一个兼容并包、信仰自由的国家,祆教虽被尊为国教,祆教诸神却与巴比伦诸神、埃及诸神、希腊诸神一起受到供奉,和谐共存。

亚历山大大帝灭掉波斯帝国后,波斯遭受希腊化的塞琉古帝国和帕提亚帝国的异族统治,祆教日趋衰微,但在居鲁士的龙兴之地法尔斯一带则一直盛行,后来陆续出现一些半独立的祆教小国。

帕提亚帝国晚期,祆教僧侣萨珊的后裔阿尔达希尔一世据法尔斯起兵,在一次单挑中挑死帕提亚末代国君阿尔达班四世,消灭帕提亚帝国,建立波斯萨珊王朝,又称波斯第二帝国,奉祆教为国教,波斯传统全面复兴。

萨珊波斯与隋朝对比图

库斯鲁二世治下波斯疆域最大时

这一次,饱受压制的祆教开始大肆迫害异教徒,并且鼓动萨珊王向信奉基督教的罗马帝国(后来是东罗马帝国)连连进攻,两边打了几百年,两败俱伤,最后被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轻松收拾掉。

阿拉伯帝国统治期间,虽然祆教教徒改宗伊斯兰教的很多,但因为伊斯兰教对包括祆教在内的一神教相对宽容,缴纳人头税以后可以部分享有信仰自由,所以还有相当人数的信徒。

到塞尔柱突厥统治波斯时,充满王霸之气的野蛮人酋长取缔了有限的信仰自由,命令祆教徒不改宗伊斯兰教就全部干掉。

祆教经此一劫,在波斯几乎绝迹,只有南部山区的克尔曼、亚兹德等人迹罕至之地还有极少数孑遗,反而迁往印度古拉吉特邦的祆教徒帕尔西人成了祆教的大头,但也不过数万人,一度辉煌的波斯帝国国教,至此式微已极。

祆教最久远的圣火

在伊朗亚兹德,从公元470年燃烧至今

所以书中”波斯总教“的说法应该也是从祆教得来的,因为明教总教并不在波斯而在巴比伦。但祆教十分注重血统,是一个民族宗教,拒绝接受波斯民族以外的人入教,你想来我还不欢迎呢,所以他们是不会到世界各地去传教布道的,既然只流行于波斯,也就更不存在”波斯总教“一说。

末了多说两句,祆教或者说古印度-伊朗神话体系对世界的影响是极广的。

因为印度和伊朗的雅利安人信奉的原本是同一套神话体系,所以婆罗门教的经典《梨俱吠陀》和祆教的经典《阿维斯塔》里面有大量共同的神祇。与婆罗门教有渊源的佛教和印度教,可以说深受这个体系的影响。

古希腊文化的先驱米利都学派(繁荣于在今土耳其西岸的一系列城邦中)也有祆教的影子,米利都的泰勒斯、以弗所的赫拉克利特都受过祆教崇火、崇水、厌恶死者等理论的影响,波斯皇帝薛西斯一世的祆教大祭司奥斯当斯据说是德谟克利特的老师。

祆教的末日火判和善恶对立的理论,影响了基督教的教义。小亚细亚的祆教祭司吸收两河流域的占星学成果,结合希腊罗马神话,创造了密特拉教,一度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而中国掌管阴间的神灵从东岳大帝变成阎罗王,也是受到这个体系的死神阎摩神的影响,藏族的天葬也与祆教葬俗颇有渊源。

圣处女与总教——明教

终于说到明教本体了,其实历史上的明教因为是摩尼所创,本来叫做摩尼教,因为管最高神叫“大明尊”,所以也称为明教。

摩尼出生于帕提亚帝国(主要领土在波斯)文化最发达的巴比伦地区,他看见各宗教之间的纷争造成很多无谓的争端和悲剧,就发愿创建一种包含所有宗教(当然只包含他所能知道的所有宗教)教义的新宗教,大家的神这个新宗教里都有,大家一起信了新宗教,不就不用打了吗?

他还真就办到了,从基督教、祆教、佛教、诺斯替灵智教派里各拿了些内容,创立了新的宗教摩尼教。

明教创教祖师——摩尼

因为摩尼出生在波斯附近,所以摩尼教受到波斯祆教的影响最明显。

早期祆教说光明神阿胡拉·玛兹达和黑暗神安格拉·曼纽是一对孪生兄弟,但没说他们的爹是谁,后来有祭司给他们设计了一个抽象的爹佐尔文(又译察宛),成立了祆教佐尔文派,摩尼索性又设计了一个抽象的与佐尔文旗鼓相当、一直战斗的暗魔,而把佐尔文称为明尊。

明尊和暗魔的战斗方式跟祆教很不一样,祆教认为大家的肉体和灵魂里都有善恶因子,所以两方面都要崇善去恶,摩尼教则认为人类的肉体是黑暗魔王制造的囚笼,用来锁住灵魂中的光明因子,所以必须苛待肉体,灵魂才能升入乐园,否则到了世界末日就会和黑暗物质一起沉入地狱。

所以摩尼教的戒律四不(不吃荤,不喝酒,不结婚,不积聚财物)相当苛刻,这虽是受佛教影响,但佛教戒律是为了摒除烦恼求法,是主动遵守的,摩尼教则是为了避免下地狱,所以强制力更大。

不过,芸芸众生不见得有这个决心和毅力,所以摩尼教要求高阶人员要严格做到四不,一般教众则可以放宽(但你们这样不努力是要下地狱的)。所以小说中紫衫龙王、小昭先后担任的圣处女一职,灵感当是来自于四不戒律里的不结婚一条,但历史上似乎并没有这个东东。

摩尼教跟祆教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祆教是民族宗教,注重教徒的血统(外族不要),摩尼教则是普世宗教,从创建伊始就要打破民族界限,吸纳各族教众入教,消弭争端。

摩尼的教义里也确实含有他所能知道的各教的内容,比如在大明尊和暗魔的战斗中,大明尊召唤出各种明使(因为忌讳生殖,所以都是召唤出来的),苏鲁支(祆教)、如来和耶稣(一般译为夷数)都在其中,自己则是大明尊召出最后一个明使(先知),来教导世人。小说中左右光明使者和波斯三使的设置就来自于这里。

光明左使杨逍

教义上因为承认所有宗教都是真理,所以跟各教交叉的地方举不胜举,大司马毕竟不是专门研究宗教学的,这里就不详谈了。

后来摩尼得到萨珊波斯雄主沙普尔一世的赏识,获准在境内传教。其时沙普尔一世大破罗马军团,俘虏罗马皇帝瓦勒良,萨珊波斯国势正盛,摩尼教也趁此东风传布开来。

可惜好景不长,沙普尔一世去世后,嫉妒摩尼教的祆教僧侣煽动继任的巴赫兰一世,不但把摩尼像耶稣一样钉了十字架,而且还剥皮实草,并取缔摩尼教。摩尼教虽然在波斯陷入低潮,但却开始向世界各地广泛传播。

摩尼教向西传播到罗马帝国,向东传播到中亚、印度、西域、蒙古高原乃至中国,像基督教和佛教一样成为真正的世界性宗教,而且摩尼教也像基督教有罗马教宗一样,有自己的教宗,圣座就设在巴比伦,向各教区委派主教。

所以明教确实如小说中描写的一样,是有总教的,不过这个总教应该叫“巴比伦总教”而非“波斯总教”。

摩尼教兼有各教教义的特点,使其容易在各教流行的地区传播,但这种拿别人的神借壳上市的行为,也特别遭各教的忌恨。所以波斯的祆教徒必欲取缔摩尼教而后快,罗马帝国的基督教徒搞宗教迫害时也是迫害摩尼教最卖力,中国的佛教高僧批判起摩尼教来也丝毫不留情面。

中国没有宗教迫害的传统,所以摩尼教活得长些。不过中国有政治迫害的传统,崇信道教的唐武宗在会昌年间,为了与佛教争夺税源并方便管理,由宰相李德裕主持了灭佛运动,史称“会昌法难”。

会昌法难并不止是佛教的劫难,祆教、明教、景教(基督教聂思托里安派)等三夷教也一起被取缔,中国至此放弃了海纳百川的心态和天可汗的地位。

摩尼教从此转入地下,与民间的弥勒教、白莲教合流,在民间组织“吃菜事魔”,屡次掀起反暴政起义,如五代的母乙起义、宋代的方腊起义,以及元末的红巾大起义,就连大明朝的国号里,也留下了明教的痕迹。

然而纯正的摩尼教毕竟在世界各地消亡了,这个曾经的世界性宗教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福建晋江还有一座仅存的大云光明寺之外。

明教最后的遗迹

晋江草庵摩尼光佛(明尊)像

总之,金庸先生笔下的明教,伊斯兰教、祆教、明教的内容都有,可谓秉承了我们华夏文化宗教观念相对淡薄,宗教界限相对模糊的传统,搞了一个另类版的“三教元来是一家”。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文史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更多、更新好文章

我们的宗旨是普及、趣味、新颖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Copyright 2018-2019 xdatingscam.com 慈恩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